66

「尘远」暗香(番外②千百度·下篇)

嗚哇夏迁桑愛你!!!!((o(*゚▽゚*)o))

真的好喜歡包紮橋段呀!!心裡癢癢的感覺!!(*/ω\*)

然後....褲子居然真的被燒掉了wwwww

最後一句就當作沒看到啦~♪( ´▽`)(被摔

夏迁:

番外②

千百度·下篇

 

“嘶——”宁致远痛得一缩,瞪着眼睛:“你轻点儿!”

“我在轻啊。”而且消毒的药物刺激伤口又不是轻一点儿就不会刺痛,他俯下身去,朝着对方的伤口轻轻吹气,凉丝丝的感觉倒是能让这种刺痛好过一点儿。

 

感觉宁致远好受些了,他拿纱布沾了沾渗出的血丝低声道:“逞英雄的时候倒不见你喊疼,真该让你救的人在这里看着你才是。”

宁致远白他一眼,复又眼珠转了转道:“你没意见,我就没意见啊。”

 

他现下只穿了一件衬衫和马甲,裤子被破了口又染了血自然不能穿了,安逸尘又在处理他大腿靠上的部分的伤口,此刻也穿不上别的衣服,于是这句话他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安逸尘挑起眉梢:“你刚刚说什么?”

 

宁致远抿了抿唇,不甘示弱的看着他,一副“是你起的头”的姿态。

安逸尘勾了下唇角,没再多说话。

 

宁致远却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

相处久了才发现对方的占有欲强得不是一点点,他之前有一次不过是跟沈家小姐多说了几句话,结果回来之后就被这个混蛋弄得腰酸腿软第二天几乎起不来床。

他已经做好了和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准备,现下却只能疑惑的瞅着安逸尘,看他低下头扯胶布黏在药箱旁边,然后给纱布上面抹药膏。

 

后者不看他,准备好了东西便将纱布凑近了他的伤口。

宁致远下一刻却吸了口气。

 

安逸尘当然不可能拿他的伤开玩笑,但是原本应该要按着自己腿面的手却略往上移了些许,碰着自己的腿根。

由于股动脉的存在,那里本就比别的地方的温度要高上些许,安逸尘温热的手压在那里,让他愈发的不自在,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些许,后者却加了些力气道:“别动。”

 

他愤懑的咬牙迸字:“痒。”

安逸尘将纱布敷在他的伤口上,唇角那一丝笑意让人想要咬上去的回答:“我知道。”

 

这具身体哪里最敏感,他比宁致远自己还清楚。

 

他面不改色的将胶布贴在纱布周围,然后又拿了一卷准备在腿上绕几圈,以免因为衣服和皮肤的摩擦而把纱布块儿蹭掉。

 

宁致远抢过他手中的东西,往旁边坐了坐:“我自己来。”

 

安逸尘也不坚持,见他自己缠着纱布便将染血的东西和裤子都装到一个筐里走去了门口,将门打开一半,将东西递给门外等着的夏蝉:“这些沾了血的都烧掉,少爷受伤的消息,再提醒一下知道的几个人,万一有人问起,可千万要说没这回事情。”

夏蝉点点头接过来:“逸尘大哥,少爷的伤无碍吧?”

安逸尘笑了笑:“只是被刀划破了点儿皮肉,缝合都用不着,别担心。”

 

等他和夏蝉说完话,关上门回来的时候宁致远已经把腿包扎好了,正要去衣柜前拿裤子套上。

 

柜门刚打开了一条缝,安逸尘整个人便挡在了前面,整个人靠在柜子上,门便又被阖了起来。

宁致远疑惑道:“你干嘛?”

 

安逸尘歪头看他:“等你承认错误啊。”

宁致远推他:“本少爷哪里有错了?”

 

安逸尘伸出手指:“莽撞行事,外加口不择言。”

宁致远辩道:“我没莽撞啊,都说了那个学生当时被打的可惨,我不帮他他都要被打死了,而且我戴了面具,那个日本人绝对不会知道我是谁的。”

 

安逸尘碰了碰他腿上的纱布,觉得自己仍然不想夸他。

 

宁致远瞧着对方眼底的担心,抿了抿唇道:“我很小心了。”

安逸尘教他功夫时便说他平衡感不太好,本来就只是希望他强身健体能够有些自保的能力,去救人确实有些勉强。

他手臂搭在安逸尘肩上,微笑起来:“我以前什么都不会去救若欢,后来不是也没事了吗?”

 

安逸尘只是望着他,声音清浅:“我知道。”

 

可是这个人有多让人放不下,他也是最清楚的那个。

 

原来他也如此害怕会再次失去他。

 

安逸尘抬起手揉了揉他的耳垂,正想说些什么,门外却传来下人的一声“老爷”的尊称,然后是急促渐近的脚步声,宁致远诧异的望向门口,连忙拽了安逸尘一把把自己挡起来,下一刻门便被推开了。

 

“致远?”宁昊天不乏焦急的看向这边,手还碰着门框,瞧着安逸尘以及躲在对方身后的人,不知是该怒还是该气。

安逸尘对宁致远这下意识的动作很无语,他忍着笑向宁昊天点了下头。想着自己应该还没壮到可以把宁致远完全挡起来的地步。

 

果然,宁昊天皱眉,下一句话便是“伤的是腿?”

安逸尘点点头:“包扎好了,伤口很浅。”

宁昊天松了口气,懒得看宁致远:“他救回来的那个人如何?”

 

安逸尘应道:“也都是些皮肉伤,休养些日子就好了。只是今日的事情街上恐怕要戒严,那孩子暂时走不了,后院里那间小屋并不起眼,不妨就让他暂时歇息在那里。”

宁昊天皱眉道:“只能如此了。”说罢又瞪向安逸尘后面稍显尴尬的自家儿子:“你都多大了,能不能不这么莽撞?”

 

宁致远翻白眼:这俩人简直是串通好了。

但是安逸尘这次却还是护着他的:“也不算莽撞,他去救人的时候从街上捡了个应该是小孩儿丢掉的面具,近日来街上的商贩卖的不少,加上没有目击者,成不了证据。”

宁昊天听了安逸尘的解释才略略安心,便要离开屋子。

 

却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朝着宁致远道:“大白天的衣衫不整成什么样子!穿衣服去!”然后门便砰的关上了。

 

屋里静了两秒,然后安逸尘笑得肩膀都开始颤。

宁致远咬牙切齿:“你笑什么!我是腿受伤了才没穿裤子的!”

 

安逸尘转回身来一本正经的点头:“我知道啊,那句话是你爹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宁致远怒了:“出去!”

安逸尘被他推的往后退了几步,笑声还是止不住:“还不快去穿衣服?”

 

“你管我!”宁致远瞪他。

 

“当然。”安逸尘抓着他推自己的手往旁边一掰,那人便站不稳的往前倾过来,他上前一步揽着他的腰,气息吐在对方耳根:“你再不穿衣服,后果自负。”

 

“……滚!”

 

 

--------------------------------------------------------

 @66 

靈感來自小攸塗鴉-o-改動好大求不怪罪T.T

T.T想了想,一來小翔的鳥籠沒那麼大【摔】,二來寧少爺為什麼會混到沒有褲子穿!於是邏輯控無法整合T.T只能做到現如今這個地步了【默默哭】

 

關於題目,覺得既然是情感的另一面著重,那就算是千百度的下篇了=v=

大家是不是get到了想讓我發糖應該做什麼=v=

 

--------------------------------------------------------

 

你们知道下句是什么所以不要往下滑了……

 

 

 

 

 

番外与正文无关。【我知道你们不想看到这句话但我还是要说一遍=-=】

 

 

评论(6)
热度(79)
©66 | Powered by LOFTER

畫畫圖!摸摸魚(欸
自創同人並行
CP嚴重潔癖請見諒!
约稿請私信~
weibo:@呦攸悠